绿城,人文理想主义者的绿色家园

摘要:孟德斯鸠在其《论法的精神》当中直接明确地说出:“有商业的地方,便有美德”。

(《CHO首席人才官》原创首发,侵权必究)
 
来到绿城集团的新员工,每人首先会得到两本书,一本是《绿城管理者论述》,另一本是稻盛和夫的《经营哲学》。前者,是绿城的文化,由绿城董事长宋卫平和绿城的管理者们撰写;后者,是绿城的哲学,是绿城人信奉的东方商道。绿城是一个在文化和哲学中实践使命的企业。

如果看一看绿城的企业文化体系,你就会知道,这是一家有着深厚文化底蕴的企业。“我们走在正道上”这句富有哲理和诗意的口号,代表了绿城人独特的价值追求,在他们看来,他们企业的宗旨是“讲道义、走正道、得正果”,而不是赚钱;绿城也不是一家纯粹的企业,而是“以商业模式运营的公益组织”。同样地,绿城所从事的行业,也不是简单的房地产,而是“服务理想生活”和“营造安定美好的境界”。

这大概是深谙于中国哲学天人之道和深受儒家圣贤“士志于道”思想影响的结果。相对于企业家来说,宋卫平更像是一个古代士大夫。
 
绿城是一所学校

如同儒家有“建国君民,教学为先”(《礼记·学记》)的重教传统一样,心印于中国文化的宋卫平认为绿城也应该是一所学校。在绿城的管理理念里赫然写着“把企业还原为学校,带动员工和企业共同成长”。学校以育人为第一,2010年,宋卫平将绿城的人力资源部改称为“本体建设部”。本体,就是人,是绿城事业的出发点和最终目的,是天地精神的中和及担当。建设,就是育人,培育合格和美好的人,也许在宋卫平的心里不仅限于绿城人。

在育人上,和当下风行各种新兴的管理模式不同,绿城回到传统,采取了类似过去老国企的“师徒制”,每一个新入职的员工都会安排一位“师父”来传帮带。现代企业,需要靠手口相传的技艺几乎没有,“师父”们悉心所传递的,是绿城的企业文化,是人文关怀、职业精神和“真善美”的核心价值观,绿城把它具体化为“真诚、善意、精致、完美”——这既是绿城对自己的产品品质和服务品质的要求,也是绿城人的工作标准和人格追求。

同其他企业一样,绿城对员工的培训也非常重视,但同其他企业不一样的是,绿城的培训更注重对员工精神层面的塑造。每年,在“五一”节到“六一”节之间,绿城会安排管理梯队的员工进行两到三周的公益支教或养老活动。通过这样的方式,绿城希望员工能够感受到企业所背负的社会责任,感受到自己事业的价值,感悟人生当有的意义,从而得到心灵的净化和精神境界的提升,在工作中转化为对事业的敬畏、对客户的尊重和对“正道”的信守。

绿城像珍视信仰一样珍视他们的价值观,从引进人才时就重视价值观的符合度,用他们的话说,“只找志同道合的人”。因此在招聘中设立了一个价值观测试的环节,如果一个人不符合他们的标准,那专业能力再好也要被刷掉。

为了保持价值观的纯度,绿城的中高层管理基本不从外面引进,都是自己培养和成长起来的。

对于经营中违反价值观的活动和行为,绿城保持着一种严格的洁癖。

曾有一个销售团队为提升业绩用赤裸裸的金钱激励进行促销,总部得知后第一时间将负责人撤换,重新按照绿城的价值观调整整个销售方案。绿城以这样的方式告诉员工,绿城不是一个只看重钱的地方,绿城的销售是“替客户选择合适的房子”,而不是“替公司卖房子”。

孟子曾说:“设为痒序学校以教之……皆所以明人伦也”。因此,“明人伦”是教育的目的。所谓人伦,即是人之所以为人的彝伦规范,是人的道德天心。在现代社会,它应当包含更多的价值,如对规则的遵守,对他人权利的尊重,对美好事物的尊崇,对自然的敬畏,对恶德的自觉抵制等。

绿城作为一个商业企业,却放弃对利润的单纯追逐,恪守超乎于寻常之上的价值观念和道德规范,为员工铸造一种美好人格,为商业塑造一种新风正气,基于人文和理想情怀而创造出一种新型的商业精神和商业模式,从这个意义上说,绿城完全有可能成为一所伟大的学校。
 
人文理想主义者的绿色家园

任何一家优秀的企业都有自己独特的精神气质,有的崇尚狼性,有的追求创新,有的强调务实。在定位绿城的企业精神时,宋卫平确定了“人文理想主义”的基调。

“人文理想主义”,离商业似乎有点远,对于大众的认知来说,商业是要用金钱来计筹的,而人文理想主义则意味着放弃“铜臭”,忽略现实利益,追求精神的完满与自足。
但宋卫平不这样认为,商业以自己的方式为社会贡献价值,“达则兼济天下”,这是最高的人文理想主义。宋卫平所崇尚的松下幸之助和稻盛和夫都是这样的人文理想主义者。重要的是,宋卫平能够以企业家的执行力,将他的人文理想主义在绿城的管理和生产的各个方面一以贯之。

人文的基础是人文关怀,绿城的管理充满人文关怀的味道。也许并没有什么成文的制度来规定这种关怀,但是,猪肉涨价了,绿城会发一笔钱给员工用做买肉补贴;房子涨价了,绿城会发一笔钱给员工用做房租补贴。如果这还不够的话,还有一个数据能够说明问题,绿城集团每年为员工健康方面的投入大概是6000万。

这个6000万是这样花出去的:①每位绿城员工每年有两次体检;②入职三年以上员工的父母,每年由绿城出资进行体检;③入职六年以上员工的岳父母,每年由绿城出资进行体检;④不是体检完就没事了,绿城还出资90%的费用提供后续的整体健康医疗服务,给每一位员工及家属建立健康档案,并由专家进行一对一的解读、咨询、导医、就医、住院、治疗等服务,都是在浙江最好的医院进行。
宋卫平认为,真正关怀员工,就要像关心自己一样关心他的健康,关心他的亲人——这符合墨子“爱人若爱其身”的兼爱观念。
绿城有一个历史悠久的坚持了近20年的传统项目“五一员工座谈会”,已经成了绿城人文、民主、平等管理的象征。每年的“五一”前后,绿城会从最基层开始,向员工征询公司管理和经营发展中各方面的问题及意见,一级一级层层开会反映问题,一直开到集团高层宋卫平这里来,然后高层再集中研究问题、解决问题,并在一周之后给予员工反馈。

有外界曾质疑,在现在的信息条件下,开这么一个兴师动众的座谈会是否有价值。但宋卫平认为有,非常有!通过这种形式,员工可以真切感觉到企业对他的重视,企业可以真实地听到一线员工的心声并且了解真正的市场情况。而更重要的是,作为一种企业精神的象征,“五一座谈会”将绿城的价值观一代代传递和延续,从而使绿城能够永葆生机,永远“绿”意盎然。

一个真正的人文理想主义者绝不仅仅止于利己,也绝不仅仅止于对待内部,他一定是要“推己及人”,一定有“弘毅”的强烈责任感和“明明德于天下”的强烈使命感。绿城就是这样。宋卫平和他的员工们是从一种文化的角度来理解他们的行业:“人文主义,是房地产行业发展的基本价值理念”,这里的人文主义,反映到开发理念上就是“追求人与人、人与自然、人与自我的和谐,营造安定美好的境界”。

所以,绿城的房子,在业内一直以品质好著称,绿城是以对业主真心负责的态度做好每一栋建筑。由于质量和物业上的精益求精,所以“一不小心”,绿城成了业内的高端品牌。

但是,绿城仍在人文理想的道路上孜孜求索,他们想充分满足人的实际需要和审美需求,营造一种理想化的生活环境,由此提出了“园区生活体系”的概念。

所谓的“园区生活体系”,基础的部分是建设同小区居民生活紧密配套的周边设施,如学校、医院、体育设施、文娱场所等。绿城在这些方面早有完整的规划,多数小区都配套有高水平的绿城学校和绿城医院。

但是,除了基础设施,绿城还为园区居民提供精神层面的关怀服务,这恐怕才是绿城所独有的,才是绿城“营造理想生活”的精髓所在。比如,考虑到现在老人们的生活普遍孤寂,绿城在每个小区都建有老年大学,聘请教师开展多种多样的课程和老年活动;考虑到孩子们放暑假后家长没时间带的问题,绿城实施了免费的“海豚计划”,为绿城小区的大约5万名儿童培训游泳技能。

包括绿城的物业管理,有许多细微的措施,比如景观的修剪布置、器械设备的安全防护,都是从“人”的方面细致考虑,保障居民能够愉悦地生活。

我们中国人由于深受两千年儒家轻商传统和建国后长时间计划经济的影响,对于商业的认识有一个严重的误区,总以为无商不奸,商业是社会道德败坏的根本。但实际上,早在两千多年前,司马迁在《史记·货殖列传》中就已经指出了商业对于社会的积极价值。一千六百年后,法国的孟德斯鸠更是在其《论法的精神》当中直接明确地说出:“有商业的地方,便有美德”。

进入现代社会,商业活动已毫无疑问成为资源配置最有效率、最公平、最可行的方式,但是由于发育时间短暂,我国的商业规则和商业伦理并没有与其取得的成就相应并行,经济动机践踏社会公序良俗或者漠视人性的现象时有发生。在这种情况下,宋卫平及其绿城能够在荒原中坚守美好人文理想、以道御商的行径就显得卓然不凡。

当然,在鸿濛尚未完全开辟时,一切理想主义者都会付出代价,宋卫平也曾因执拗错失几次赚钱机会,但诚如《中庸》所言:“唯天下之至诚,为能尽其性;能尽其性,则能尽人之性;能尽人之性,则能尽物之性;能尽物之性,则可以赞天地之化育”。宋卫平以其一腔赤诚保育人文,为能尽人之性;以服务人为基点开发产品为能尽物之性,最后也必将使绿城达臻参赞天地人文的境地。
作者/编辑:王小睿

网友评论

阅读更多 标杆企业

为您推荐

作为一本关注“人”的专业刊物,我们深刻懂得人的价值和意义。

人性管理的深刻洞见    实战案例的精彩呈现    高端视界的思想盛宴
CHO首席人才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