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管理层更需要心理关注

摘要:企业的顶层管理者,其心理压力之大,是其下各级的总和。

(本文作者:晓彤老师/媒体评论人,职场文学作家,BTV《有话就说》、CCTV12《夜线》《我是大律师》评论嘉宾  《CHO首席人才官》原创首发,侵权必究)
 
在企业里讲《用情商狙击负面情绪与压力》将近五年了,以前在企业中做管理时,主要负责的领域包括了 “员工关怀”,而在这一实践过程中,我总结出一个被很多人,甚至是被当事人忽视的问题,那就是管理者的心理关注。

前不久在某媒体网站上看到,一家融资性直播平台倒下,员工愤然追讨欠薪,CEO人间蒸发。文章追述了这家平台的起家与发展,A轮融资后的傲娇,再融资的屡战屡败。旁人看到的是烧钱企业的惨败,我却从中读出了企业管理者、创业者心理层面的问题。

作为名校博士创业的标杆,这家直播企业的CEO坚持内容真实,却在激烈的恶性竞争中落荒而逃。通过他整个创业、发展、融资、破产、蒸发的轨迹,我们可以看到一个人从意气风发,到孤军奋战,再到屈从改变,最终心理崩溃的过程。

所谓“胜不骄败不馁”,这是我们老祖宗的经典总结。我想,作为学霸创业时代中的弄潮儿,随便哪一个都能比我解释得更清楚。然而,市场兴衰变化,巨额资本涌动,瞬时的兴起,刹那的挫败,又怎能仅仅是读懂、背会一句古训就能驾驭的。

真实的企业里,作为管理者,员工对他们的情绪、情感分秒骤变,此一时春风得意,下一时众矢之的。可以说,最缺少关注、最难寻求理解的人是他们。看企业兴衰,很多人最终面临的不是企业倒下,而是心理的垮塌。

曾经在一次培训中,企业员工普遍反映管理层缺乏对员工的理解,更多的人一天到晚对手下吆五喝六,而他们自己的日子则不要太好过:泡杯茶,煮壶咖啡,讲究个调调,吃吃请或请请吃,可以站高位,拿高薪。

由此可见,自下而上的心理关注与理解,在现实企业中是难以实现的。并不是员工不能理解、不愿关注,而是管理模式决定着员工对上层的工作内容并不能全面了解,也无法感知这其中的压力所在。那么,作为企业管理者,唯一可以获得理解、关注的渠道,似乎只有向上这一条。

可是,在残酷的竞争当中,更高层的管理者所要关注的,除去当前企业管理之外,还要对未来做出预期和预判,要对可能出现的风险做出预案,对资本的动作做到未雨绸缪。因此,他们所承担的压力,比初中层管理者要高更多,期待从他们那里获得理解和关注,似乎更是可遇不可求。

换言之,企业的顶层管理者,其心理压力之大,是其下各级的总和。

据《财富》中文版杂志对1576名高级管理人员所作的健康调查显示,近70%的高级管理人员感觉自己当前承受的压力较大,其中21%的人认为自己压力极大。

近几年,大家经常会看到某企业大佬抑郁了,某成功人士过劳了,甚至部分杰出精英英年早逝。

2016年10月6日凌晨,春雨医生创始人、CEO张锐突发心肌梗死去世,年仅42岁。
2013年7月,前御泥坊董事长因劳累过度,急性脑血栓重度昏迷后去世,年仅36岁。
2010年4月4日,59岁的北京江民科技有限公司,江民杀毒软件创始人王江民心脏病突发去世。
2005年9月,网易代理首席执行官孙德棣猝死,年仅38岁。
2004年11月,均瑶集团董事长王均瑶因患肠癌,肺部感染后去世,年仅38岁。
2004年4月,54岁的爱立信(中国)有限公司总裁杨迈由于心脏骤停在京突然辞世。
2001年7月,56岁的青岛啤酒股份有限公司副董事长兼总经理彭作义因为心脏病突发不幸逝世。

通过数据我们不难发现,这些企业精英、创业达人的死亡显示出低龄化的特征。是什么让这些人过早地止步于商场,痛别家人,提前结束了生命?我们在追逐和期望获得同样的成就时,是否想过奔跑的过程,不仅需要勇气和体力,还需要健康的心理呢?

并不是每个去世的人都是简单的疾病所致,他们中大多数人长期透支精力,精神始终处于高度亢奋和焦虑交织的状态。他们不仅要面对成功者身份的定义,更要以成功者的标准姿态出现在公众以及员工的视野中。因此,他们的心理出现隐性问题的可能性要大于一般员工和初级管理者,他们的早期情绪问题能够获得外部关注和帮助的机会也少于常人。

有统计表明,企业CEO患抑郁症的概率是普通员工的四倍。由此可见,企业管理层精神和心理压力受到关注是微乎其微的。不仅在工作环境中,即使是在家庭生活里,真正能获得家人理解和关注的也是极少数。

其中的原因是非常复杂的。在企业里,作为企业的掌舵人,或是主要决策层,必须保持足够的斗志,表现出一切尽在掌握的姿态。然而,市场风云突变,商场瞬息万变,再出色的精英也难逃压力的侵袭。只是大多数企业高层都用强势的外壳包裹住自己,再难、再困扰,也不能在企业内表现出来。

不难想象,在这样的情况下,管理层所承受的压力是多么巨大。

多年前,我在某金融企业里担任副总经理。因金融市场巨幅震荡,企业面临倾覆的危险,CEO召集核心层人员,一方面商量对策,另一方面要求大家在员工面前保持冷静的态度,表现出积极的热情。而他自己则谈笑风生,展现着对困难的无所畏惧。因为他的淡定从容,我们的团队成员也都涌起了拼过难关的熊熊斗志。

危机过去之后,CEO生了一场重病。当我与他聊起这段日子时,他感慨道:“当时真是感觉扛不过去了,每天都害怕可能失去这家用心经营起来的企业。可我不敢表现出来,我怕你们看见我犹豫了、害怕了,就都放弃了。”

那么,是不是他的家人会给予理解和关注呢?事实是:“我不敢和家人说,我不想给他们增加压力,这些事我自己扛就可以了,何必让他们跟着心惊肉跳呢!妻子、孩子、父母,他们都对我充满信心,我怎么能让他们失望呢?万一闯过去了,他们不是就不用着这份急了吗。”

除了这些压力之外 ,外部压力更是来势汹汹。一些听到风声的人紧锣密鼓地打听刺探。今天要面对采访,明天要面对合作企业探寻,每一次出面他都是内心高压外表从容。

他一直给自己打气,不停地在内心对自己说“一定撑过去”。真的撑过去之后,他发现自己像泄了气的皮球,整个人虚脱一般,疾病立即乘虚而入。

以前,我们更多的是考虑如何做员工关怀,因为在我们的心里,管理层都是精英,精英就应该有能力且擅长自我调整。我问过好多人,你真心地理解过公司的高管吗?你觉得他们压力大吗?你试着关注和理解过他们吗?得到的回答五花八门:

“他们钱挣了,赚名声了,我个小兵儿关注理解个啥?”
“应该有压力吧?”
“当那么大官当然要更多承受压力了。”
“想当官又没压力还用他当?”
“挣多少钱受多少累。”
“管理层的事和我有什么关系?”
……

写出以上文字,既不是替管理层呼吁同情,也不是说员工都缺乏爱心,而是希望管理者从自己的角度审视,自我心理关注多么的重要。热爱工作要从护心开始,有良好的心态、积极的心理、健康的情绪,才能真正拥有美好的职业未来。

简单地将压力隐藏起来,不但不能消除压力,反而会使之更加猖狂。一旦压力过大,产生巨大的反弹,出现病理反应或行为失控就成了必然结果。

一味地指望外部关注、同事理解,也不是有效的办法。作为企业,要给予管理层恰当的心理关注,提供定期的心理测评,每月组织调整型的压力调适训练。有条件的话,可以设置定期的心理关怀咨询。

作为管理者个人,应该及时聘请专职心理顾问,长期坚持情绪疏导,定期进行情绪辅导,参与有益心理健康的有氧运动。每天抽20分钟进行瑜伽冥想或坐禅训练,每年至少进行两次情境转移,这样才能保证心与身双重健康地拼搏在管理领域。
作者/编辑:王小睿

网友评论

阅读更多 心理测评

为您推荐

作为一本关注“人”的专业刊物,我们深刻懂得人的价值和意义。

人性管理的深刻洞见    实战案例的精彩呈现    高端视界的思想盛宴
CHO首席人才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