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大学生为未来的职业做好准备

摘要:很多人都发现,“深谋远虑,长远规划”的自己,往往并不比身边“走一步看一步”的朋友们更加成功。

(本文作者:张景岫/北京新锦城研究院执行院长,美国杜克大学MBA 《CHO首席人才官》原创首发,侵权必究)

编者按:大学生是未来我国人才供给的重中之中,他们的职业能力、职业倾向将影响到我国经济的创新能力和运行质量。因此,在这个变革的时代,对大学生就业和职业生涯的引导就显得非常重要。

近几年,以青少年反抗乌托邦为题材的小说和电影风靡全球。从《饥饿游戏》《分歧者》到《火星崛起》,描述的是一个大致相同的未来:高度结构化的社会,以出生地,个性类型或者种族颜色来把人类划分为不同种群,从事终生如一的职业,井然有序却压抑个性。而少年英雄们最终选择了突破束缚,去亲手开创一个充满自由和多样性的明天。
 
故事中的隐喻引人深思,因为我们今天所面对的,恰恰是一个截然相反的世界:解构化的企业社会,充满不确定性的职场环境和变化加速的信息时代。旧的职业渐趋消亡,新的职业不断诞生。今天进入大学的少年,很可能四年之后会进入一家尚未存在的公司,从事一份尚未存在的工作。那么从人才供给的角度来看,如何让当前的大学生为这个充满不确定性的明日做好准备呢?
 
一、工业时代的生涯规划无法适应现代社会
 
回顾历史,在农业社会,绝大多数职业是终身制的。无论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农夫,还是“学而优则仕”的官员,几乎每个人从成年之后就已经被划定了一条明确而绝少变更的职业生涯路线。当今中国依然流行的“抓周”传统,可以看作是这种静态职业观的折射,帝王将相,还是贩夫走卒,尽在懵懂婴儿的随手一抓。变革缓慢的农业社会塑造了固化的职业发展。
 
进入工业时代,更多职业,更多选择,生涯规划的理论由此诞生。然而工业时代的职业发展依然是线性的,人们沿着或管理,或技术,或专业的轨迹,在晋级的阶梯上逐层攀爬。
 
自从二十世纪九十年代以来,随着互联网技术的迅猛发展,职业世界也在发生着前所未有的剧烈的变化。对于很多2000年前后毕业的大学生来说,进入外资五百强企业就职似乎就意味着走上了青云之路。但接踵而来的二十一世纪,先后见证了诺基亚的衰落,摩托罗拉被并购,以及美国金融危机中雷曼兄弟这样拥有百年历史的投资银行轰然崩塌。

大企业不再安全,小企业时代来临,线性的职业发展路线被打破了,“生涯发展混沌理论”由此提出。很多人都发现,“深谋远虑,长远规划”的自己,往往并不比身边“走一步看一步”的朋友们更加成功。
 
短短的几十年里,世界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但是,在大学生的生涯规划领域,今天的很多高校,还在唱着工业时代的“古老歌谣”,霍兰德模型长盛不衰,生涯规划书依然是必须完成的作业。

当然,这不是说要全盘抛弃职业规划理论,或者简单取消对于职业测评等工具的使用,而是应更多的思考在这样一个动态演化的新环境里,如何让大学生们能够更加灵活的面对新形势和新选择。

高校的生涯教育,应当从固定的模式中走出,摆脱宣读经典的学院式授课方式,在课堂上让学生主动参与,互相辩论,思考是非,在课堂外让学生走入现实世界,直接感受外部环境的极速变化。总之,破而后立,只有彻底从工业时代的职业观念中走出来,才能培养出面向未来的人才。
 
二、培育一个“全人”,而非锻造一根螺丝钉

2013年,教育部颁布了新版《普通高等学校本科专业目录》,本科专业数量由635种减少到506种。这种调整的背后,传递出的指导思想是,高校的人才培养应该更“粗”而不是更“细”,更加倾向于“通才”而非“专才”。
 
工业时代的人才培养,把人当成一个零件来打造。所以无论泰勒的科学管理法,或者福特的汽车生产流水线,本质上都是把个体当作专精于处理某一工序的工具。然后借助自动化,规模化和熟练度,大工业生产可以达到手工作坊难以企及的高效率。

但是,现代社会在生产方式上已经在发生根本性的转变:3D打印、小批量生产,大规模定制使得个性化日渐替代了标准化,小生产日渐替代了大生产。此外,在生产性领域之外,变革更为彻底,知识型、学习型企业逐渐兴起,“小而美”正在击败“大而全”。

创新力量的崛起,一方面在不断创造出全新的商业模式和职业类型,另一方面则需要劳动者拥有更为出色的学习力和更为广泛的适应力。灵活工作时间,跨部门协作,自适应组织等新的管理机制正是这种变革的产物。
 
在一个如生态群落般持续进化的新型企业环境里,工业化生产所锻造的零件已经越来越缺乏用武之地。

几年前,某位高等职业院校的校领导曾提出过自己的困惑:“学校深度开展校企合作,毕业生无缝对接企业,入厂即能胜任,得到了用人单位的高度赞誉;然而在后续走访用人单位的过程中,很多企业却反映学校的毕业生缺乏成长潜力,难以被提拔到管理岗位上来。”

其实这个问题的核心在于如果我们像打造零件一样要求“专”和“精”,那么所培养的人才必然缺乏灵活性和成长性。回归教育的本质,应着眼“全人教育”观念(whole person education),即培育一个健全的,充满着无限可能性的活生生的有机体,而不是一颗冷冰冰的,只能适用于某部机器的螺丝钉。因为历史前行的车轮已经从充满机器轰鸣的钢铁森林,逐渐驶入到了生机勃勃的自然世界,在这里,适应和进化才是新的主题。
 
谈到高等教育/高等职业教育的改革,有些专家认为德国的立交桥模式是理想的模板,“学术”“职业”两条路线交叉并行,在每一个重要的交叉路口都可以自由选择。然而德国模式固然有很多可取之处,却并非最佳。

这是因为这种机制的设计虽然巧妙,却是机械和僵化的,正如由电子元件构成的人工心脏一样,无法在活着的人体里长久生存。相对而言,美国式的通识教育,大学科分类,本科专注于素质培养,研究生细分到专业领域,也许是更为值得学习的对象。
 
三、面向未来,应该教会大学生什么?
 
1999年,在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的商学院,我曾参加过一场课堂辩论,题目是“在互联网上开服装店是否靠谱?”正反双方的争论非常激烈,反方似乎还略占上风。到了今天,中国已经有至少百万人在淘宝等在线平台上销售服装。而互联网服装店主这个职业,在1999年还并不存在。面向未来,今天的高校应该教给大学生什么?
 
我无意开出一长串的能力清单,相信也很难有人给出非常确定的答案。但首要的原则应该是:教会学生思考永远比传授知识和技能更为重要。这是因为在飞速变动的环境中,知识随时都会过时,而思考永远无法被取代,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

只要掌握了学习的方法和具备思辨的能力,今天开实体服装店,明天开网上服装店,后天开外天空服装店,都不是问题。

就像一部国产老电影《神鞭》里讲的那个故事:留辫子的时代,辫子是神兵利器;割掉了辫子,用枪一样是高手。
 
而从教会学生思考的角度来看,锤炼思维的逻辑性,培养质疑和反思的能力等,才是至关重要的问题。古话说“殊途同归”,大学的每个专业,每门课程,都只是一扇门而已,从这扇门进去,最后通向的都是自我成长和提升的道路。

好比金庸老先生在书里提到过的名菜“二十四桥明月夜”,把豆腐球嵌在火腿里蒸,最后弃去火腿不吃,主菜其实是豆腐。专业、课程都只是辅助材料而已,而学会思考才是其中的精华。
 
另外,帮助学生打破思想上的束缚比设计一条“完美”的职业路线更为重要。很多当代大学生,在社会和家长等群体的影响下,依然是在用工业时代的思维规划自己的职业路线。在他们的职场选择中,“稳定、有保障”压倒“发展、有前途”;他们眼中的上升路线,依旧是一步一个台阶的爬梯子。

我们需要让他们明白,在变动的世界里,没有绝对的稳定,只有选择的自由,没有绝对的保障,只有不断提升自我。在一个多元价值观的世界里,“北大学子卖猪肉”本就不应该算作什么新闻,“世界那么大”,辞职去看看以后做一家小旅馆的老板娘也没什么不好。
 
2006年,美国的一位商学院的教授曾经对我说过“世界不是只有华尔街那么大”,两年以后的金融危机部分的揭示了其中的深意。站在2016年,我们也希望高校的老师们能够告诉学生,“你们的眼里不要只有公务员,不要只有北京户口,不要只有央企银行,不要只有腾讯阿里……”。打破牢笼的鸟儿才能展翅高飞,打破心灵束缚的人才能逆风飞翔。
 
结语

没有电影里戏剧化的刀光剑影和壮烈场面,工业社会的高度结构化已经在悄然却迅速的瓦解。今天的年轻人拥有着更多机会,同时心怀更多迷惘,然而正如电影里的主人公一样,虽然无需冒着生命危险揭竿而起,在心灵突围之路上却需要付出几乎同样多的努力和勇气。

今天的高校,则需要进一步思考如何在这些青年破茧成蝶的路上施以援手,予以助力。我们相信,青年的成长,正如不屈的种子,在岩石的重压下可以破壁而出,在树影的掩映下可以追寻到阳光的方向。
作者/编辑:王小睿

网友评论

阅读更多 管理视点

为您推荐

CHO栏目

管理视点

作为一本关注“人”的专业刊物,我们深刻懂得人的价值和意义。

人性管理的深刻洞见    实战案例的精彩呈现    高端视界的思想盛宴
CHO首席人才官